Hong Kong Society of Herpetology Foundation
香港兩棲及爬行動物保育基金
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

慈善機構 91/9058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搜尋 Search
主選單 Main Content
文章 Articles - 最新的日誌

分類


最新的日誌
2006/05/30
分類: 散文和小說 : 

作者: adminadmin (6:30 pm)
小巴一生的主宰

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什麼也沒有...只擁有比空白更無形的思想...
很長很長的夢...心深處有著一切的幻想...周圍經過了九十次的光和暗...
我卻對周邊的事一無所知…終於夢醒了...頭一次用腦想著自己的確存在..
.一直一直將我與外界隔絶的殼子裂開了...從這刻我與未知的世界有茠蔣答瑭p系...

一道光線從裂縫中刺耀我…在這世界第一樣讓我學到的便是呼吸…
但總覺得空氣讓我覺得刺鼻令我十分難受...一陣陣奇怪的氣味使我清醒...
使我有著好奇...是否空氣就是這樣?? 我想追求我一直未知的...
我不斷用我剛學到的-----爬......爬可以令我更接近我想到達的世界...
可惜...眼見周遭的事物全是紅色...而上方有一個巨大的而唯一的出口...
再一次被隔離心裡一面無奈....我還是在夢中嗎? 能用腦子思想的感覺真好...

這時...有其他東西吸引著我...我發現有著與我一樣的東西存在...
我能感覺出...他們叫做兄弟...幾位兄弟在睡覺...幾位在牆邊爬...
原來學會了爬的不止我...我的兄弟怎麼都很想走出這地方...
嗅到了...嗅到一陣比我所知的空氣更令我難受的氣味...
為什麼空氣會令我難受...我不明白...不明白...很多很多問題在我腦海中浮現...
我往前走到一位兄長面前 :「哥哥你聞到的空氣都是難受的嗎 ?
難受得令我很不安...」他沒有理會我...於是我再走近...
臭氣的源頭竟是我的兄長!...我搖搖他...他不動...

內心的悲痛是因為我知道他已回歸到夢中...回歸到無形...我把這叫作"死亡"
************************************


兄長一事令我迷失...每天吃著吃著...從不管我吃著的是什麼...
「我討厭這味道...我才不會吃...!」無意間有一把聲音竟吸引著我...
追尋之下...眼前的是一個比我還小的身軀…我和他感覺就像兩個大不同的個體...
我如常沉醉著...小個子的聲音彷彿漸遠...我亦為他擔心...
迷失的我竟會擔心一個如同陌路的弟弟? 無從稽巧眼見身體每況愈下的小個子..
我心埵釭挼襤吤h佩服他...

終於病了...各人都不覺得突然...「身體再這下去...離死亡亦不遠...吃一點吧!」
「就算討厭都不應該自暴自棄...」有很多說話想對他說...
一個迷失於死亡的自己有資格說教嘛...所以我打消了這念頭...
病重的小個子開始被大家冷笑...「活該...!」「病了別拖累我們...!」
「滾到一邊去...!」兄弟們的聲音在我耳朵中回響...我忍不住想走到小個子面前...
「別過去...如果他害你也生病了那就很無謂!」「對啊對啊」
「你也想跟他一起就這樣死去嗎?」魔鬼把我促縛得動彈不得...
我絕不能被誰促縛...我有自己的思想...會自己思考...
這刻我想做的事就是去到小個子的面前...誰都不能阻止我...防礙我...

「如果我只可能吃我討厭的...我只能做我討厭的...我定要改寫命運...
改寫歷史...如果我注定要步向死亡...我希望有人能做到我未完的事......
你...請你務必替我完成願望」小個子用盡最後一口氣對我說出了他的遺願...
我感覺自己好像很明白小個子一樣..."改寫命運...改寫歷史"
除了這兩句...我腦袋再容納不了其他...

醒了...我醒覺了...我再沒有任何迷茫...不再被迷惑...小個子同時存活於我的思想中....
************************************


一雙手把我們帶到一個新的地方...令兄弟們在睡夢中亦會驚醒...
或是整天都在夢中蕩遊...新的環境大家都感覺不爽..不舒適...不習慣...
而我亦開始有點悶悶的...呆呆的...食慾好像減了不小...
「兄弟們怎麼好像減少了? 是死了嗎?」「不會吧!!雖然說是不習慣新家…
可沒生什麼重病」「為什麼他不見了」大家開始有了繼小個子後的一個新話題...
這時一雙小手把很多兄弟們一一拿高又再放下...我很害怕…
這雙小手在我眼中彷彿是惡魔之手會把我帶進黑暗一樣...我不敢再想了...
一心只想著要逃跑...我想躲在石子的後面...快到了可惜...終於我被惡魔之手拿起了...

我很想很想他會把我放下來...可是...小手並沒有...我知道我要和大家告別了...
第一次離開我的兄弟...心裡有不能形容的難過...兄弟們目送著我...
誰也想不到這雙小手的主子竟是改變我一生的人...我心裡有著很想很想生存下來的感覺...
竟沒發現在不遠處有一個充滿神秘而不知快樂與否的未來在等著我...

小手把我放在一個小缸子中...缸中有一個小小的水池...我是在做夢嗎?
惡魔會把我喜歡的都給我? 小手又把我拿起...我聽見小手對我說...
「你以後便叫"小巴"...我叫小明...從今天起我是你的主人了」
「小巴...你要乖啊!!來吃點東西」說完又把我放下...
我看到小池中在著我喜歡的小魚...很不客氣的我吃了...天漸暗...不知不覺的...
我在惡魔的...不...我在小明給我的小缸子中睡著了

在我還熟睡...小手把我弄醒...帶了我到一大片草地上...陽光很溫暖...
我的心除著陽光變得溫暖...小明每天都帶給我溫暖的陽光...
溫暖就是小明給我的感覺...日復日, 年復年,
經過很長的日子小明如舊的給我溫暖, 給我滿足...受到小明的百般扑R...
我心想...我的一生可能就會這樣的過去...
我對我過著這幸福而享受的生活感到自豪

小個子...我代替你完成了你未完的心願...你應該為感覺到我的幸福而快樂....

************************************

快樂不知時日過...當我醒來時...原來我和小明亦相對成長...當日我誤以為是惡魔的小手...
今日已成為給我溫暖的雙手...本來溫暖應會伴我終老...直到小鱷出現...
小明是我的全部但我卻不是小明的全部...小鱷是小明新帶回來的...
理應會是我的同伴...我的朋友...可是小鱷卻討厭我...欺負我...
還時時聲稱要吃掉我...害我滿身都是小鱷帶給我的傷痕...
我沒有憎恨小鱷...只因小明的一句 「小巴..你要和小鱷做好朋友啊..」

「今天一定要吃掉你..」 小鱷張開他的口追著我...我很害怕...
心裡一直在希望小明會來救我..我不斷的逃跑..希望能跑到一處小鱷追不到的地方..
「哼..可惡..我明天再把你吃掉...」真是一句令我安心的說話..
每天我和小鱷就好像捉迷藏一樣...小明以為我跟小鱷是在玩樂..卻不知我身心都受到傷害..

小明今天沒有如常的帶我到草地上...反而把我放到草地旁邊的一個大水池...
沒有小鱷的追捕能在水池安心的享受陽光真好...「小巴..媽媽說你長得太大了..
家中再沒有放置你的地方..你以後就在這裡自己生活吧...」說完...小明頭也不回就走...
連回頭看也沒有..我很努力地追著小明..太快了..我跟本追不上..我
很清楚自己被小明拋棄了...只是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在大水池中..
有著跟我一樣被他們的小明所拋棄的同伴...我們都每天仰頭望著..
當有人走過池邊..都希望是我們的小明...小明啊..希望你能明白我有多麼的愛你...
我會在大水池中等待你來接我回家..

我不介意被小鱷追著咬...只希望能再感受你帶給我的溫暖...

************************************


或許是我把我的所有都用在想著小明...令病魔很容易的就攻佔了我的身體...
一雙手出現..我一心以為小明來接我回家..高興得說不出話來...仰頭一望..
才發覺原來不是小明..我很害怕..我怕我被這雙手捉走了..當小明來接時看不見我會傷心..
一隻一隻的...水池中的同伴都被他捉走了...病著的我努力地跑...
同時很希望別被他發現...當我感受到背後有一種巨大的黑暗...就明白到自己..逃不了....

又被帶到不知明的地方..也許我以習慣了被帶走..以經不會得恐懼...
途中...我能嗅到菜的味道...難到我被帶到小明口中常到那買菜給我的地方---街市
我和同伴們被放進一個紅色的桶子....紅色的同子?怎麼覺得令我想起什麼...
我想起了..當我兒時..我是在一個紅色的桶子中出生的...我還在那個紅色的桶子中學會了呼吸....
爬.......還有....."死亡.."

又一雙手出現....他拿起了我旁邊的一隻同伴....放進另一個水池裡...晃了一晃.....
那雙手把那隻跟我一樣被遺棄的同伴屠宰了.......................所有同伴的赫得目定口呆
誰都作不出反應來了..........大家都很恐懼..很驚慌....
小明啊...我從沒有感受過現在的恐懼感...除了希望你能來救我之外...
我想不出有其他令我脫離這困境的方法...我很想可以再見你..再被你的溫暖包圍起來..我
心裡在很多很多說話想轉達給小明...很想小明能帶我逃出生天...

************************************


「我不想就這樣去迎接死亡...我要改寫命運..我要改寫歷史...」
一個很年青的小傢伙喊叫...這句話跟我產生共嗚...不斷的在我耳朵邊回響...
就像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曾經說過一樣....對了...是小個子...
我竟然會忘掉那麼重要的小個子...或許是被小明所拋棄...令我再度迷失...
我差點兒忘了我和小個子的約定...「小個子..我是否很沒用處...? 對不起..
我想我不能完成你的心願..我曾相信小明能伴我終老..以為能代你得到幸福...
代你做自己喜歡的...吃自己喜歡的....可惜我做不到了...」
病魔令我再沒氣力說話..就連想對那年青的小傢伙轉達我和小個子約定的氣力也沒有..
再無能力叫他代替我做我和小個子未完的事..

那雙真正的惡魔之手又迫近我們...我無能力再爬..無可力再反抗...
累了...真的好累了...我決定放棄..放棄要回到小明身邊..放棄和小個子的約定...
因為我希望能代替其他的同伴先走到死亡...我唯一能為小傢伙做的事只有這樣...
我小巴希望小傢伙能改寫命運..能改寫歷史 ...希望會有奇蹟的出現...
希望有誰都可以..可以救我的同伴..不禁又想起小明...想起他的一切一切...
對我的愛...給我的溫暖...不知道小鱷對我的傷害...還有拋棄我一事..
再沒氣力說話的我...由心深處說出了一句...「小明....我愛你..」

天黑了...黑不見光...疲累的心靈被漆黑的環境帶到寧靜世界中休息.....


************************************

思想會改變...記憶亦會忘掉..不過事跡是會一直存在...我愛小明...小明曾經亦好愛我...
這是誰都不能改變的事實...我祝願所有的同伴都可以得到一份好像小明對我的愛護...
更希望我的同伴別得到像我一樣被拋棄..被遺棄...我因為被小明愛護而對小明產生信任..
卻換來小明對我的背叛..不知道小明能明白我的感受嘛...!?

小明...要是你知道我..我"小巴"已經變成你回憶中的小巴已經難開了這世界...
請你別傷心...別難過...不管你會否因我的死亡而傷心..而難過...不管你還記得我與否....
我.."小巴"...能活過在你生命中的一段時間...我感到很欣慰....
希望你能一直的愛護小鱷..和其他你所擁有的...我一直的愛你..不管我有沒有思想..
懂不懂去思想..回到像出生前的比空白更無形的思想我仍然都會依舊愛你...小明......
請不要對自己所擁有的東西絕望...請不要令我其他的所有同伴有像我一樣的絕望...
我要的..並不貪心...我只想小明能伴我終老...令我覺得溫暖..令我不會受病魔折磨...
那麼我就會是最幸福的...


請不要因為怕傷心怕難過而不去飼養小動物...
因為"思想會改變...記憶亦會忘掉..不過事跡係會一直保留...一直存在......"
就算是回憶...就算是過去...只要他存在過...只要他能幸福快樂直到完結...已是最美滿的了....
善待你的小動物...別輕易放棄他們...別把他們當商品般轉讓...在他們來說...你已是他們的全部....

∼∼ 完 ∼∼

作者: chiupun
2006/04/07
分類: 散文和小說 : 

作者: adminadmin (10:11 pm)
近期有感而發,想寫很多編關於飼養兩棲類動物的文章,特別是談談飼養蠑螈之事。不過,小弟在落筆之時,發現了一些小問題希望在發表其他文章之前,跟大家分享一下,所以,寫下了一篇香港人飼養爬蟲、兩棲 (以下稱飼養爬蟲、兩棲為「養爬」) 的特質,以及闡述一下我個人的觀察、感想。
瘋狂的「養爬」:

這個問題很有趣,我近來發現了一個普及化的現象;許多人一開始「養爬」的時候,多會買一兩只動物回家作寵物,之後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是放棄,不再飼養任何的動物;另一個是不斷增添新成員,你看見「新貨」一到就會心思思,想帶牠回家,隨時間不斷發展,家中就會「越養越多」,什至變成一個動物園……不單止令家人不滿,佔用的空間亦越來越大,而且用於打理的時間越來越多,據我認識的人當中,最突出的每日花三至四小時在自己的寵物身上,當中我個人相信一定有過之而無不及者。作一種興趣當然是好事,但不要過份沈迷,就我在龜版中發現,不少朋友都不知不覺之間染上病態購物,一見到某品種外貌獨特、樣子可愛或者顏色鮮艷些就發了瘋,拼盡一切心思都要得到牠,這又何必呢?你買得一只,時間長了,又會因物慾而求於牠者,要買另一個牠令你滿足;當然我不是全盤否定,我個人覺得,要走到這一地步,閣下必須有要幾個充要條件;要有充裕的金錢以及有時間、有地方;錢是不是缺少的,你沒有錢如果擴充你的物種?如何購買充足的設備給牠?時間也是你的本錢,你沒有充足的時間如果照顧、打理你的動物?沒有足夠的空間,那裡藏得下牠們?

「養爬」有可換性存在:

香港人養爬有個習慣,養的時間長了,就會得一想二,從中反映一些「香港人」一些文化身份特質──貪新鮮、要「試新野」的心理。香港人在物質主義的社會下,對飼養動物的性質有改變,由寵物變成了一系列的收藏品,但可能基於金錢或空間問題,都會選擇將動物再一次出售或轉讓予他人,交換這個情況非常普遍;大家有沒有想過,你家中飼養什麼,都由那一小部份的商人主宰呢?有時看見外國的網站的品種,香港的爬蟲店沒有見過,自己又想要呢?這其實反映了我們的空間被人壓迫,西蒙.地.波伏娃 (Simone de Beauvoir) 在《第二性》之中指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在父權制的思想正壓迫每一個人[1],你看香港那一家爬蟲店不是掌握在男人的手中?你看看那一個間爬蟲店的老闆、能「話得事」的不是男人?當然,我不是說爬蟲店的老闆不是好人,而是大家要留意的是,各位養什麼是控制在商人之中,他們有的是「文化領導權」,作為飼養者,我們的自由被一小群商人剝削,可能你會問如何剝削我們?他們各自各經營自己的生意,我們作為消費者選擇自己需要的東西就行了!那有什麼剝削不剝削?大家可以冷靜觀察一下,為何爬蟲店裡來來去去賣的東西都非常「格式化」,沒有什麼新的東西引入;當然,我亦明白爬蟲店的東主基於個別品種本身的問題,以及政府的制肘,以至作出一個認為明智的決定。伊蓮.西蘇 (Hélène Cixous)在《美杜沙之笑》中提出要顛覆男性的話語權[2],當然她的意思不是要那一個性別作主導的主體,而我的意思,更不是要大家與爬蟲店為敵,我個人要倡一件事情--大家要什麼香港沒有出售的,要自己找、要自己想辦法找回來!當然,群體合作我也不反對,總之,不要被人牽著鼻子走,那香港「養爬」才可以有突破。香港大多數的學生都有一個通病,就是不懂得自己「搵料」,什麼都要放都咀邊,同時亦反映出香港教育制度真是有問題!

今天,要說的都差不多,可能大家會擔心我得罪某些爬蟲店,但我可以跟大家說:「我怕什麼?」第一,可以令大家醒過來,明白自己的處境,得罪幾個人無傷大雅;第二,我平生有一個宗旨,「藝高人膽大」!自己有的是料子,怕什麼得罪人!我又不是依靠這行業謀生,商人們奈我什麼何?加上我不「養爬」亦不用死的!

作者:亞呆
如需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參考資料:

[1] 〈當代西方女性主義文學批評簡論〉作者:羅婷,湘潭大學社會科學學報,1994年02期, p 9

[2] 《女性書寫 : 電影與文學》,作者:黃淑嫻,香港 : 青文書屋, 1997 p 8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erpetology Foundation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