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Society of Herpetology Foundation
香港兩棲及爬行動物保育基金
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

慈善機構 91/9058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搜尋 Search
主選單 Main Content
文章 Articles - adminadmin 日誌

2006/04/07
談談香港人與「養爬」
分類: 散文和小說 : 

作者: adminadmin (10:11 pm)
近期有感而發,想寫很多編關於飼養兩棲類動物的文章,特別是談談飼養蠑螈之事。不過,小弟在落筆之時,發現了一些小問題希望在發表其他文章之前,跟大家分享一下,所以,寫下了一篇香港人飼養爬蟲、兩棲 (以下稱飼養爬蟲、兩棲為「養爬」) 的特質,以及闡述一下我個人的觀察、感想。
瘋狂的「養爬」:

這個問題很有趣,我近來發現了一個普及化的現象;許多人一開始「養爬」的時候,多會買一兩只動物回家作寵物,之後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是放棄,不再飼養任何的動物;另一個是不斷增添新成員,你看見「新貨」一到就會心思思,想帶牠回家,隨時間不斷發展,家中就會「越養越多」,什至變成一個動物園……不單止令家人不滿,佔用的空間亦越來越大,而且用於打理的時間越來越多,據我認識的人當中,最突出的每日花三至四小時在自己的寵物身上,當中我個人相信一定有過之而無不及者。作一種興趣當然是好事,但不要過份沈迷,就我在龜版中發現,不少朋友都不知不覺之間染上病態購物,一見到某品種外貌獨特、樣子可愛或者顏色鮮艷些就發了瘋,拼盡一切心思都要得到牠,這又何必呢?你買得一只,時間長了,又會因物慾而求於牠者,要買另一個牠令你滿足;當然我不是全盤否定,我個人覺得,要走到這一地步,閣下必須有要幾個充要條件;要有充裕的金錢以及有時間、有地方;錢是不是缺少的,你沒有錢如果擴充你的物種?如何購買充足的設備給牠?時間也是你的本錢,你沒有充足的時間如果照顧、打理你的動物?沒有足夠的空間,那裡藏得下牠們?

「養爬」有可換性存在:

香港人養爬有個習慣,養的時間長了,就會得一想二,從中反映一些「香港人」一些文化身份特質──貪新鮮、要「試新野」的心理。香港人在物質主義的社會下,對飼養動物的性質有改變,由寵物變成了一系列的收藏品,但可能基於金錢或空間問題,都會選擇將動物再一次出售或轉讓予他人,交換這個情況非常普遍;大家有沒有想過,你家中飼養什麼,都由那一小部份的商人主宰呢?有時看見外國的網站的品種,香港的爬蟲店沒有見過,自己又想要呢?這其實反映了我們的空間被人壓迫,西蒙.地.波伏娃 (Simone de Beauvoir) 在《第二性》之中指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在父權制的思想正壓迫每一個人[1],你看香港那一家爬蟲店不是掌握在男人的手中?你看看那一個間爬蟲店的老闆、能「話得事」的不是男人?當然,我不是說爬蟲店的老闆不是好人,而是大家要留意的是,各位養什麼是控制在商人之中,他們有的是「文化領導權」,作為飼養者,我們的自由被一小群商人剝削,可能你會問如何剝削我們?他們各自各經營自己的生意,我們作為消費者選擇自己需要的東西就行了!那有什麼剝削不剝削?大家可以冷靜觀察一下,為何爬蟲店裡來來去去賣的東西都非常「格式化」,沒有什麼新的東西引入;當然,我亦明白爬蟲店的東主基於個別品種本身的問題,以及政府的制肘,以至作出一個認為明智的決定。伊蓮.西蘇 (Hélène Cixous)在《美杜沙之笑》中提出要顛覆男性的話語權[2],當然她的意思不是要那一個性別作主導的主體,而我的意思,更不是要大家與爬蟲店為敵,我個人要倡一件事情--大家要什麼香港沒有出售的,要自己找、要自己想辦法找回來!當然,群體合作我也不反對,總之,不要被人牽著鼻子走,那香港「養爬」才可以有突破。香港大多數的學生都有一個通病,就是不懂得自己「搵料」,什麼都要放都咀邊,同時亦反映出香港教育制度真是有問題!

今天,要說的都差不多,可能大家會擔心我得罪某些爬蟲店,但我可以跟大家說:「我怕什麼?」第一,可以令大家醒過來,明白自己的處境,得罪幾個人無傷大雅;第二,我平生有一個宗旨,「藝高人膽大」!自己有的是料子,怕什麼得罪人!我又不是依靠這行業謀生,商人們奈我什麼何?加上我不「養爬」亦不用死的!

作者:亞呆
如需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參考資料:

[1] 〈當代西方女性主義文學批評簡論〉作者:羅婷,湘潭大學社會科學學報,1994年02期, p 9

[2] 《女性書寫 : 電影與文學》,作者:黃淑嫻,香港 : 青文書屋, 1997 p 8
閱讀 adminadmin 的日誌 | 迴響 (0) | 引用次數 (294) | 閱讀 (3266)
本篇引用網址
http://www.hkherp.org/modules/weblog/weblog-tb.php/24
列印這一篇日誌 發送這篇日誌給你的朋友(Email)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erpetology Foundation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