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Society of Herpetology Foundation
香港兩棲及爬行動物保育基金
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

慈善機構 91/9058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搜尋 Search
主選單 Main Content

慈雲閣救龜事件簿

人氣2057

記事及撰文:bblung


2009年4月12日:
本人往慈雲閣拜祭先人, 順道買了龜糧去餵飼龜隻, 發覺有一隻特別的龜在一個露天龜池內, 細看之下, 發現是一隻陸龜.



本人非常驚訝, 為什麼一隻陸龜會出現在一個水龜池?

本人觀察該龜隻很久, 不知是否環境不適合, 該隻陸龜明顯很呆, 殼及皮膚濕的情況, 令本人極之不安.

本人雖沒有飼養陸龜, 但還記得, 從很多網頁上看到, 陸龜在香港是受保護動物, 要向漁護處申請管有証才可以飼養.

本人便向慈雲閣職員查詢, 獲知一個星期前, 該陸龜被人放生在該處, 而慈雲閣職員不知道是什麼龜種, 便按平常一樣, 將龜放在水龜池, 每日淋水及餵飼龜糧.

本人向慈雲閣職員解釋, 該隻陸龜乃受保護動物, 不應放在龜池, 飼養方法也完全不同, 而眼見龜龜的情況不太好, 便提議讓本人先拿走龜隻往愛護動物協會檢查並留下聯絡電話, 而同一時間慈雲閣應聯絡該位顧客拿回龜隻.

但可惜慈雲閣稱, 沒有記錄該顧客的資料, 不能聯絡上, 而本人亦非代表任何組織或漁護處, 所以不能拿走龜隻.

本人遂向慈雲閣職員要求出示陸龜飼養牌照, 慈雲閣職員亦表明沒有, 本人表明會聯絡漁護處收龜而他們不會主動聯絡漁護處.

本人眼見龜龜的情況不妙, 但亦不能拿走龜隻, 要求慈雲閣職員打開龜池的閘, 影相為証.

該職員亦合作地將龜龜從龜池拿出讓本人拍照, 本人其中的一張相, 特別影有龜龜與其背景, 以証明龜龜曾經在龜池出現.




本人向該職員說明會通知漁護處來收龜及有相為証, 若漁護處來收龜時, 陸龜不在或死亡, 而慈雲閣沒有管有証的情況下, 可能要附上法律負任.

亦希望若該名放生人士出現, 請慈雲閣留下該名人士的聯絡電話給漁護處作跟進被遺棄受保護動物用途.

本人在失望(因為不能帶走龜龜)及氣憤之餘, 只有立刻回家上網查詢漁護處資料, 並致電政府總機1823報告事件,要求漁護處盡快協助.

本人心知公眾假期, 政府機構辦事能力有限, 所以在等的同時, 便上網各龜龜網頁(包括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問其他人可否提供任何快捷方法救龜, 希望龜友或網主可以幫手.

同一時間亦查詢天文台網頁未來幾日天氣情況, 因為怕落大雨, 本人相信該陸龜再被雨淋浸水, 生存的機會更會減低. 得知天氣不隱定, 簡直心急如焚.

本人眼見這個網址(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有網友回應, 亦教本人報警或找愛護動物協會幫手, 便想起找本人的警察朋友詢問處理方法.

警察朋友說, 因為假期, 漁護處不會有很多人上班, 找愛護動物協會比較快處理, 亦解釋我現在不在現場, 報警亦不會即時受理.

本人眼見當時已經晚上11時多, 漁護處未有職員回覆, 便致電往愛護動物協會求助.

愛護動物協會職員記錄所有資料(包括地址/龜龜情況後), 亦解釋若不是有即時危險的, 明天才處理.


4月13日:
早上接到愛協電話查問詳情, 愛協亦表明不是政府機構, 沒有權在私人地方收龜, 除非慈雲閣願意自動交出龜龜, 否則愛協亦只可以聯絡漁護處跟進.

本人表明已通知漁護處, 愛協職員建議本人再致電漁護處催促跟進, 同一時間他們會去慈雲閣.

本人再提議, 若慈雲閣不交出龜隻, 愛協可否幫忙, 將該隻陸龜先移往慈雲閣的室內地方, 暫用紙盒安放.

很感激愛協職員說沒有問題, 一定做得到, 給了本人一支強心針.

愛協職員收線後, 本人立刻再致電政府1823, 並說明急找漁護處職員回覆. 大約10分鐘後漁護處便打來, 但該名職員說, 若是陸龜便要找另一組同事跟進, 並說會再回覆本人.

下午收到愛協職員回覆, 証明龜龜是受保護動物並仍在龜池內, 但慈雲閣職員表明若沒有收龜証明不會交出龜隻, 但很合作地將龜龜移往室內, 待漁護處收龜(放下一半心頭大石, 起碼龜龜不用再淋雨).

愛協職員向本人說, 已知會慈雲閣, 漁護處明天會收龜, 提本人留意若漁護處今天沒有人回覆, 明天早上, 一定要再致電給漁護處, 要求立即往慈雲閣收龜, 否則, 恐怕慈雲閣職員會重新將陸龜再放入水龜池.

愛協職員亦希望本人能於明天再致電愛協, 說明漁護處跟進情況, 以便決定是否需再要跟進. 本人亦承諾會再催促漁護處及致電愛協.

大約下午4時多, 本人仍未收到漁護處電話, 唯有再致電政府1823, 總機職員說會再聯絡漁護處致電本人.

當然本人等了一天, 亦再沒有收到漁護處回覆.

同日晚上, 本人將在慈雲閣影到的龜相, 刊登上網, 居然再有發現! 這堛犖穭肏出, 發現一隻“黃緣盒龜”, 亦是受保護品種之一, 着本人要提漁護處一併收走(我真的很感激網友的細心).




4月14日:
早上, 9時正, 本人再致電政府1823, 並要求漁護處盡快回覆.

大約20分鐘後, 漁護處周先生打來, 詢問詳情及與愛協跟進的情況, 本人說明有2隻受保護品種在慈雲閣待收及慈雲閣沒有管有牌照等等, 並表明慈雲閣職員只接受漁護處收龜.

漁護處說會先打電話與慈雲閣聯絡, 再出車去收龜並會回覆我.

大約下午4時30分, 眼見政府部門收工時間快到, 便再打政府1823, 總機職員幫本人找出漁護處周先生電話, 並叫本人可以直接聯絡周先生.

本人致電周先生, 但其同事說周先生早上出外跟進個案(包括本人的), 仍未回來, 相信明天才可回覆, 只有心掛掛地再等一天吧.


4月15日:
早上10點多, 漁護處的龔先生來電, 說昨天已經接了龜龜回來, 其同事亦仔細檢查慈雲閣的大細龜池, 回收了10幾隻受保護品種.

本人驚訝何來10多隻(相信漁護處沒有必要騙我吧). 龔先生解釋, 有一些龜躲了在石隙或在龜堆, 所以不易看出.

本人便詢問龜龜的去向, 龔先生亦表明, 所有龜隻屬受保護品種, 不會接受市民領養.

而獸醫會為龜隻逐一檢查, 若有病不能醫治就要安樂死.

若可以救回或健康情況良好的, 便會安排作保育及配種用途, 包括接受外國組織的申請.


而本人的跟進行動, 亦到此結束.


人氣2057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erpetology Foundation Ltd. All rights reserved.